黑龙江时时彩开奖lm0:第5章 伤离别

黑龙江时时彩网站 www.0r1t4.cn 小说: 一品天尊 作者: 桃小毛 更新时间:2015-12-13 04:14:54 字数:3467 阅读进度:5/353

夜色已深。

在通往西河郡的官道旁,几名男子围坐在火堆四周,各自闭目养神。

一阵马蹄声传来,几人纷纷睁开眼睛,起身看向道路的一侧。

一骑驾马而至,却是白日里抵达刘家村的七品裁决者孙淳,见到同伴之后,孙淳停下马匹,皱了皱眉头。

“怎么样了?”其中一人快步上前,问道。

孙淳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被那小子阴了一把!”

众人错愕。

孙淳跳下马,将事情的原委如数道出,同行的几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乖乖,这么个小土鳖竟然和猎天门有交情?

“那这么说,咱的那颗虎牙就没着落了?那可是上千两银子啊”一名青年问道。

孙淳摇摇头,阴沉道:“我在来的路上问过了,村子里这几日除了来过一个陌生的女子之外,并没有来其他的人。所以多半是这小子在耍诈?!?/p>

“那要不咱么杀个回马枪,好好拾掇这小子一顿?”另一位阴狠道,一个乡下的土鳖,真是活腻歪了。

孙淳摇摇头,轻声道:“算了,没必要弄得这么夸张,只要咱们把他调到了西河郡,到时候他不低头也得低头,如果这小子私藏了虎牙,到时候咱们就有借口处理他了,如果没有,哼哼,我也得让他掉一层皮!”

几人纷纷点头,的确,毕竟在西河郡自己的地盘上,收拾他还不跟玩一样。

吼!

深山之中,传来一阵渗人的嘶吼声,将孙淳一行人吓了一跳。

——

孙淳,今年二十七岁,西河郡有名的大财主孙浩英唯一的儿子,七品裁决者,修为萌雾境。父亲孙浩英在西河郡颇有势力,因此孙淳在西河郡也算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,加之长相不俗谈吐优雅,处事圆滑,在西河郡的口碑极佳。

西河郡只有两位裁决者,其中一位叫做严新,另一位自然是到访了刘家村的孙淳。只不过这两位在西河郡地位都不低的七品裁决者一直不对头,两人势同水火。

而孙淳因为有权有钱,拉拢了一大批八品乃至九品的裁决者,势力自然要比另一位裁决者强大不少。

陈天泽手中捧着老瞿花了一天时间折腾来的情报,皱了皱眉头,轻声呢喃道:“有钱便是娘啊?!?/p>

当然,陈天泽的破床上还放着另外一张书信,那便是陈天泽的调令。正如刘老头所说的,陈天泽真的成了一名正式的九品裁决者,只不过任职地却是在西河郡。

陈天泽用屁股也猜得到,这肯定是那个孙淳耍的把戏而已。到了西河郡,那可是人家正儿八经的地盘,到时候收拾陈天泽不就跟玩一样。

“少爷,老瞿有件事想说?!币恢闭驹诘氐敝械睦霄纳裆淘?,半晌才缓缓开口道。

陈天泽愣了一下,疑惑道:“怎么了,老瞿?有事直说就行?!?/p>

“少爷,我想离开一段时间?!崩霄那嵘鞠⒘艘簧?,才无奈开口道。

陈天泽一脸的不可思议。在自己记忆里,老瞿一直都陪伴在自己的左右,从无怨言可言,甚至从未提出过任何的要求请求。

短暂的错愕之后,陈天泽张了张嘴巴,却最终没能说出任何话来,只是轻轻点点头。

那一刻,陈天泽突然意识到,往往越是亲近的人,我们往往越容易忽视。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。

像老瞿这样,修为不俗的高手明明可以拥有更好更洒脱的生活,却偏偏要为自己这样一个废物浪费了整整十年的时间。

兴许刚刚听闻老瞿要离开的消息,陈天泽会惊讶会不解,可略微思量之后,陈天泽多的却只有愧疚。

十年了,对于一个生命有限的人而言,十年的时间的确不短了。

陈天泽没有惊讶,这反倒让老瞿有些难为情了。只不过似乎老瞿早已经下定了决心,只是轻轻躬身之后,便离开了房间。

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,陈天泽早早起身,捧着一直盒子走到老瞿的房门口,轻轻敲了几下。

已经收拾好行李的老瞿打开房门,咧嘴嘿嘿一笑。

“喏,这是我这些年攒下的一点钱,你留着路上用?!?/p>

陈天泽将自己珍藏多年的盒子递给老瞿,木制盒子里用几锭碎银子,算起来着实不少了??峙抡隽跫掖謇锞褪舫绿煸笥星?。

事实上,陈天泽整日看起来无所事事,却暗地里淘换了不少值钱的东西。陈天泽有一个村里人都知道的习惯,那便是每日进山,一来是锻炼体魄,而来则是在山里鼓捣一些值钱的药材野兽之类的,往往能卖上不少钱。

老瞿看着陈天泽盒子里的银子,猛的摇头,急忙道:“少爷,用不到的,用不到。少爷还要去西河郡,那里用钱的地方很多,少爷留着自己用吧?!?/p>

深知老瞿脾气的陈天泽也不坚持,却递给了老瞿另一样东西,是洪荒妍留下的虎牙。

“这虎牙我带着也不方便,到了西河郡那帮龟儿子肯定想方设法搜这玩意,你还是带着它吧,算是帮我保管,万一急用钱了能卖出个好价格?!背绿煸笪弈涡Φ?。

老瞿愣了一下,这次没有拒绝,接过了虎牙,嘿嘿一笑。

陈天泽白眼道:“笑个屁!我进山了,就不送你了?!?/p>

老瞿点点头,这次却没有嘿嘿笑。

进山之后,陈天泽独自坐在一座山头上,面沉如水。

吼!

一声巨响传来,惊起一阵风鸟。

陈天泽依旧直愣愣的坐着,连头也没有回一下。

紧接着,一头凶悍巨兽张牙舞爪出现在陈天泽的身边,先前还极为高亢的气势瞬间变得温婉起来,蹲坐在陈天泽身边,用脑袋轻柔的蹭了蹭陈天泽的胳膊。

陈天泽伸出手,摸了摸这只在世人眼中恐怖无比的饕餮巨兽,轻声道:“猪头啊,这次真的就只剩咱俩了?!?/p>

饕餮巨兽温顺的任由陈天泽抚摸,一边低声嘶吼着。

饕餮,上古凶兽,通人性凶悍无比,寿命可达数百年不止,生而金刚境,随着年龄的增长实力也只会越来越强。

而这只蹲在陈天泽身边的巨兽虽然庞大,却仅仅只有四岁。这是陈天泽四年前在深山中无意间捡到的,自那以后便成了陈天泽所饲养的宠物,平日都是自己在山林中寻找食物并且自己居住的,只有陈天泽进山的时候,才会现身。

只不过如此凶悍的上古猛兽,却被陈天泽冠以‘猪头’的称呼,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,不吐血才怪。

“说起来老瞿也不容易啊,这么些年一直跟着我,也不求回报,真不知道他这么做图个什么?”

陈天泽自顾自的低喃着。

“好歹也是个顶尖高手,却整天窝在这里当一个仆人,还偏偏一做就是好多年,真替他心酸啊?!?/p>

“走了好啊,走了之后肯定会有更大的出路,至少比现在强?!?/p>

陈天泽唉声叹气了许久,才站起身来,拍了拍饕餮的脑袋,道:“走,去送行!”

“吼??!”

被唤作猪头的巨兽饕餮巨吼一声,张开硕大无比的翅膀,飞天而起。

已经离开刘家村的老瞿远远便听到这声吼叫,转过头,却看到那只被陈天泽当做宠物的大家伙高高飞起,转瞬便已经抵达自己不远处。

“老瞿!一路走好!”站在饕餮脑袋上的陈天泽扯着嗓子喊道。

老瞿嘿嘿一笑,怀中紧紧攥着那颗虎牙。

时光倒回到五十年前,那个时候的瞿黄风还只是一个刚刚死了爹娘的孩子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街头卖身以换取父母的下葬。

这种事情在神圣帝国并不少见,即便是过去了五十年,依旧如此。

路过的行人多半会报以同情的眼神,却没有谁愿意接近这个可怜的孩子,谁都清楚,同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望着已经腐臭的尸体,年幼的瞿黄风真的绝望了,只不过他不甘心,也不愿离开。父母是因为爱情而私奔离家,在众人眼中他们就是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,可他们从未放弃过,依旧坚持生下了他,告诉他世界上最美的不过如此毫无顾忌的爱情??裳怂嗄?,却连最后的安生之所都没有,瞿黄风怎能放心离开?

四周的邻居们都不愿出手帮忙,甚至咒骂瞿黄风和他的家人一样,都是不要脸的货色,迟早也会不得好死。

然后,有一天,一个衣着华丽的小姑娘站在了瞿黄风的面前,递给他一个热腾腾的包子,露着两颗精致的虎牙,奶声奶气道:“要坚强哦?!?/p>

那个人,便是陈天泽的母亲。

后来,来了一大批衣着华丽的甲士,安葬了瞿黄风的父母,带着瞿黄风进了他从未想象过的大院子。即便是后来的日子里,瞿黄风不愁吃喝,却依旧觉得那个热腾腾的包子是世间最美味的东西。

想到这里,表情万年不变的瞿黄风突然觉得一阵风沙进了眼睛,涩的眼睛生疼。

“老瞿,带天泽走,快!快走!一定要照顾好天泽,照顾好我的儿子?!?/p>

这是那个女子最后告诉他的一句话。

瞿黄风转头望着盘旋而去的饕餮和那道渐渐模糊的身影,喃喃道:“夫人,没人可以伤的了少爷?!?/p>

自古多情伤别离,可少爷,老瞿会很快回来的,到时候就没人可以伤到你了。

  • 包车司机借口“学炒股”敲开门 抢钱后杀人抛尸 2019-05-16
  • 克宫:莫斯科不排除俄美两国总统今夏会面可能性 2019-05-10
  • 陕西那些事儿——西部网 2019-05-10
  • 《对话·寓言2047》第二季在京首演 张艺谋玩起艺术与科技的碰撞 2019-05-03
  • 瑞典队盘外招 真的奏效吗? 2019-05-02
  • 湖州南浔:“文体惠民”送进村 2019-05-02
  • 国务院安委办约谈三市政府负责人 2019-05-02
  • 文房清供:皇帝笔架上的那些奇珍异巧 2019-04-20
  • 网友自嘲工资拖后腿 专家:衡量个人收入需更多数据 2019-04-16
  • 青春建功新时代 2018年“创青春”浙江省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启动 2019-04-11
  • 外国人在瑞士进行安乐死,有什么条件? 2019-04-11
  • 中国射击队“老枪”群像 岁月如梭准星不老 2019-04-10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抓住历史机遇 建设网络强国——一论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重要讲话 2019-04-10
  • 【聚焦】50余位网络代表人士齐聚中央统战部,共话网络同心圆! 2019-04-09
  • 人民币兑美元相关新闻 2019-04-09
  • 938| 998| 610| 943| 108| 144| 254| 974| 899| 122|